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www.9409.com >

www.9409.com

公务员写作指导:申论常用论证方法及范文(2)

发表时间:2019-06-11

  白小姐传密图2018所谓引证说理是指运用已被实践证明的科学原理、定义、定律、众所周知的常理以及名人名言作为论据证明论点正确性的方法。例如:

  天下最难写的字是什么?这个问题不难回答,是汉字。鲁迅说过汉字是天下最难认、最难写的文字。不仅外国人把与汉字打交道当做“天下第一难”,就连中国人也无一人敢说把汉字认全了写好了。那么在汉字里最难写的是什么字呢?有书法家认为是笔画最多的字,也有书法家认为是笔画最少的字,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清朝大学士李鸿章虽然不是书法大家,但他对写字却另有一番高论,认为“天下最难写的字是自己的名字”。或许有人会问:自己的名字怎么是天下最难写的字?每个人从小开始学写字,自己的名字就是“必修课”,由于经常写,必定写得熟练好看。而且,许多人尤其是那些出人头地的人,把签名当做一件要事,在写自己的名字上肯下工夫,千锤百炼,炉火纯青,其书法水平堪与舒同、启功比肩。“文革”时有些工农兵出身的领导干部,虽然斗大的字写不了几箩筐,但他们在文件材料上书写自己的尊姓大名却是高手。有个相声讽刺某些领导干部除了会认会写自己的名字外,什么字都不会认不会写。这虽是文艺创作,但并不脱离现实。如今有些影视明星为了给“追星族”留下自己的芳名,不惜花钱请人专门进行签名设计。他们以为人家一看自己龙飞凤舞的签名,就会把自己当做“文化名人”而佩服得五体投地。

  李鸿章为何说“天下最难写的字是自己的名字”?其实他所说的难,并非难在名字的笔画字形,而是难在名字的分量太重。分量者,责任也。李鸿章身为中堂大人,兼任洋务大臣和直隶总督,是清政府的栋梁。他的名字“姓私”时代表自己,“姓公”时却代表总督乃至朝廷和皇上,其分量何啻千钧?他在“卖国条约”上签字,真是一字亿金啊!他的大名一签,不仅意味着几万万两白银“付之东(西)流”,还意味着主权丧失、领土分割和民心背离、国家衰亡……可想而知,李鸿章在那些“卖国条约”上签字时,绝不会“下笔如有神”,而是下笔如有“绳”。

  李鸿章的名字不但“难写”,而且“难看”和“难听”——几乎是“卖国贼”的代名词,在他生前死后一直遭人唾骂。其实,还原历史的本来面目,李鸿章在那些“卖国条约”上是代人签字,也即代人受过。他之所以感叹“天下最难写的字是自己的名字”,也许正是表明他心里的难言之隐。看来,能认识到自己的名字是天下最难写的,说明他还能掂量到名字的分量,有“不能承受之重”的自知之明。

  古往今来,有多少人能有李鸿章这样的自知之明?许多人反而认为自己的名字是天下最好写的字。有些名人要员为了使自己“名垂千古”,到处给名胜古迹、自然风景区和工程建筑物题字签名,自以为是增光添彩,实际上是视觉污染。有些贪官污吏把自己的名字当做权力的象征,随意签字批条,进行权钱交易,为自己谋取私利。大贪官胡长清写得一手好字,他的名字虽然没有李鸿章那么值钱,但也一字万金,给他换来不少好处。名字一旦沾上名利,就会使人名“迷”心窍,利欲熏心,飘飘然以为自己的名字是天下最好写的字。

  这篇文章引用清朝大学士李鸿章的事迹,得出了“天下最难写的字是自己的名字”这一深刻道理,并指出名字的难写并非在笔画字形,而是难在名字的分量、责任太重。恰到好处地起到了证明论点的作用,给人以深刻的启迪。

  分析说理是指通过对有关问题所包含的事理进行分析,并揭示其内在联系,从而使论点得到证明和深化的方法。这种论证方法具有较强的理论性。请看下面这篇论文:居民用电电价该怎么调?

  据报道,一季度,我国电力生产增长15.7%,发电设备继续超负荷运转,火力发电设备利用率已经达到历年来的最高值,但仍有17个省份拉闸限电,华东、华南地区缺电状况进一步加剧。为此,电力企业联合会有关人士表示,为了缓解电力空前紧缺矛盾,调高居民用电价格正是时机。在经济生活中,当某种商品紧俏时,就会引起这种商品的价格上涨,从而可以缓解这种商品紧俏的状况。但是,对于电力这种能源来说,当其紧缺时,是否要采用经济杠杆的手段调高居民用电价格?即使一定要调,又该怎么调?笔者也是居民一分子,自然十分关心。

  众所周知,电力是一种特殊商品,由于其在国内具有垄断性,电力还可以说是一种社会公共产品,更是居民生活的必需商品。既然电力商品具有以上属性,在对电力分配上,就应当首先保证居民的生活必需的量。在居民温饱保证的前提下,才能允许部分人“吃得更好”“穿得更靓”。所以电力能源的分配原则首先也是应当保证居民的最基本的用电要求,其次才能考虑某些人更多的用电需求。而像电力紧缺就调高价格之说,其不可行就在于,当电力价格被调高后,生活困难的居民就有可能用不起电,甚至连最基本的生活用电也买不起,而这些本应是作为居民生活保证的电力却有可能被有钱的人“买去”,这就像从生活困难的居民口中夺去或节约“口粮”而让富人“吃得更好”一样。

  在目前电力供需矛盾不可能短期解决的情况下,调高居民用电价格的主要目的可能是要居民提高节约意识,但是对一般居民而言,这种做法作用不大。因为只要不是买不起电,我想对于生活所必需的用电,居民还是要用的。我倒认为,如果要限制用电的话,首先要考虑的是要限制用电大户,限制他们不是用于生活所必需的用电需求。具体来说,就是先对居民的生活必需用电量制定一个标准,在这个标准内的电价不上涨,甚至可以下降。而对超出居民的生活必需用电量的部分则实行级差式消费,按不同的级差收取不同的电价,用电量越大的级别收费也越高。只有真正做到了让用电大户买不起“生活必需”外的超额电量了,或者用电大户觉得超额用电不划算了,比如用电做饭没有用煤气做饭经济等,电力供需的矛盾才会有可能得到缓解。